老屋

2020-10-25

老屋老了。与父亲的年龄同岁,是父亲的父亲留下的家。

风吹过,雨打过,经年的烈日炙烤过。多少次星移斗转?!多少度春秋轮回?!老屋依旧沉默着,像村边那棵千年的古树保持着一种生命的意蕴和纯朴,岁岁年年守望着村庄。

藤蔓爬满篱笆,从后院攀向房檐。

土墙的道道裂缝,布满斑驳的岁月和青苔,犹如父亲内心生长着的忧伤。

梦里飞回老家,远远地看见炊烟从瓦缝间挤出,母亲在院落里忙碌的情景。顿时,我的眼角盈满了泪水,闪闪烁烁分外凝重。

老屋欢笑过,也愁苦过。

勒紧腰带的日子,也得聆听,锅里浪花翻卷的诉说。

长河淌过村庄,天空高过往日,被父亲翻晒的伤痛早已定格在我深夜的诗句里,纯朴素洁而永恒。春种秋收,烈日的烟斗又在父亲布满老茧的手中叙述着来年的打算。
颗粒归仓的微笑,甜蜜着老屋清瘦的日子。

老屋老了,真的老了,老得瘦骨嶙峋。可谓一幅沧桑的画卷。将我的整个灵魂,托举得高过地里的庄稼。

飞鸟与歌声在黎明振翅的时刻,和我心中的太阳一起奔跑。

作者:刘伊宁、青年诗人、作家、词作家。贵阳澳辅教育培训学校、慧写作文创始人、CEO。系四川省原创音乐家协会理事、贵州省诗词学会会员、贵州省写作学会会员等。部分作品发行20多个国家及地区,并在全国各类征集大赛中多次获奖。诗歌作品被收入多种选辑,著有散文诗集《开在窗台的月亮》歌词集《踏马飞花》。

 

 

相关推荐

老屋

2020-10-25
老屋老了。与父亲的年龄同岁,是父亲的父亲留下的家。 风吹过,雨打过,经年的烈日炙烤过。多少次星移斗转?!多少度春秋轮回?…

多彩的邀请———行走百里杜鹃

2020-10-25
老屋老了。与父亲的年龄同岁,是父亲的父亲留下的家。 风吹过,雨打过,经年的烈日炙烤过。多少次星移斗转?!多少度春秋轮回?…